我对这座城市再也没有别的特殊的情感了 连喜欢也没了

好累啊 为什么在这样的家庭

这两天在看日版《深夜食堂》,听了好久的片头曲《思ひで》,想一想这一个月开始才算稍微认真一点学习。每天七点十分起爬去图书馆,看一天书中午晚上出去放风。日子好像过得很快,日日交替的界限却变得模糊了起来,我常常忘记一件事情发生在今天早上还是前天。
高中的时候也都每天规律地作息,周六晚上是一整个周最开心的时候。中午少上半节课,下午四点半放学会有赚到的感觉,之后去老板家补习数学,九点半再回家。小区门口的便利店打光总是很充足,因为靠近市区所以十点多街上还有好多人车来来往往。路灯是橙色的。
我可太喜欢这样的烟火气了,背着这样的夜色回家,不太累就蹲在茶几前靠着沙发边看电视边做作业,数学题很好玩。
那个时候远比现在要

咬碎牙也要撑下去。

焦虑没有用,实实在在地做才能消除焦虑让人踏实。

明天也要好好看书好好吃饭。(拍拍自己的肩

哪有那么多水到渠成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蓄谋已久

天涯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。晏殊怎么那么会写啊。

特别讨厌一个概念 叫做独善其身

拦的从洪崖洞一直开到南滨路鼓楼,抱着相机四面的风都会奔过来把你的头发打乱。穿过隧道的时候车速会慢一些,空间细长、前后左右的引擎声营造出安全感。
司机师傅操着重普絮絮叨叨地介绍沿线的景点,我间或回应一两句。
他问,南滨路那么长啊,妹儿你要到哪里下噻?我说哪里都可以啊,找个好拍照的地方吧。
他说要得要得,你拍照嘛坐前头方便些。我说好啊好啊,他又开过隧道寻了个时机让我换到前座。
看到以前mv里的摩天轮,九点多的时候已经不再营业了,只还亮着紫红色的光。我说师傅啊,南滨乐园好玩吗?他说好耍叻,年年好多人去。
那那座大桥叫什么名字啊?
东水门大桥吧好像是…我记不太得了,昨天我还拉了一个英国的客人,他也是拍照片,拍我们...

1 / 15

© 万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